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学习

党史学习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包头抗日救亡运动(上)

  • 来源:包头党史网
  • 作者:包头党史网
  • 日期:2020-08-27


一、绥包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

19323月,伪“满洲国”在长春成立,内蒙古东部沦陷区划归伪满洲国管辖。


image.png

图为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包头南城门上书写的“努力救国”四个大字。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内蒙古东部地区后,进而对察哈尔、绥远加紧了军事侵略活动。193334日,日军集结约10万人的兵力,向热河省发动进攻。仅10天内热河全境沦陷。继而多伦、沽源、宝昌、康保、化德、商都、察北等地也先后被日军占领。日本侵略军还召开所谓蒙古王公会议,企图进一步分裂统治中国。在百灵庙、归绥、包头等地先后设立有日本特务机构。

  面对日本侵略军的大举进攻,国民党政府不顾全国人民抗日救亡的强烈呼声,采取了对日不抵抗政策。19311130日,蒋介石在一次讲话中强调:“攘外必先安内,统一方能御侮,未有国不统一而能取胜于外者。故今日之对外,无论用军事方式解决或用外交方式解决,皆非先求国内统一,不能为功。”在热河失陷、长城抗战失败后,面对日军先头部队长驱直入,国民党10万军队望风而遁。对此,蒋介石继续连篇累牍地反复强调“攘外必先安内”,致使日本帝国主义加快了侵华战争的步伐。地方武装和民众抗日义勇军虽然不时奋起抵抗,但大都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在国难当头之时,国民党政府竟调集百万大军向共产党开辟的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围剿,进一步激化了国内阶级矛盾。国民党控制的舆论纷纷嚷嚷,“日军不可战胜论”、“亡国论”、“曲线救国论”,一时甚嚣尘上。

  与此相反,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肩负起历史的重任,站在了抗日救亡的最前线。1932915日,中共内蒙古特委发表《为纪念九一八一周年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进攻热河,告蒙汉劳动人民书》,号召团结全国各民族,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特委在张家口组织了“蒙汉抗日同盟军事委员会”,并发表《坚决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宣言》。同时,“蒙汉民众抗日联合会”、“牧民抗日会”和“农民抗日十人团”等抗日救亡团体纷纷组织起来。

  热河沦陷后,整个华北局势变得异常危急。1933年春,西北军将领、中共党员吉鸿昌(吉鸿昌,原名恒立,字世五,汉族,河南扶沟人。1931年从军,历任冯玉祥西北军旅长、师长、二路军副总指挥、二十二路军总指挥等职。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联络冯玉祥、方振武,在共产党的推动和帮助下,在张家口共同发起成立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又称察北同盟军)。同时,中国共产党成立张家口前线委员会,以柯庆施为书记,以配合抗日同盟军的工作。同盟军成立后,得到全国民众的支援。526日,中国共产党组织张家口3000多名工人、农民、学生和士兵集会,成立了察哈尔民众御侮救亡会,积极号召组织铁路工人、学生加入同盟军。内蒙古各地的蒙汉各族青年纷纷响应号召加入同盟军,蒙古族部分地方武装也前往察哈尔加入同盟军。同盟军由开始的几千人迅速扩充到十几万人。他们高举抗日旗帜,通电抗战,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也引起国外的注意。同盟军兵分三路,连克康保、宝昌、沽源等,吉鸿昌率军与日军激战5昼夜,终于将多伦收复,日伪军在伤亡1000多人后,全部被驱逐出察哈尔省境。同盟军的抗战使国民党政府十分惊慌,发兵张家口威逼同盟军。在日军和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夹击下,抗日同盟军终于被分化、击溃。但是,同盟军的战斗已在全国人民心中树立起英勇抗战的榜样。

  1936年秋,日本帝国主义策动、指挥德王的蒙古军向内蒙古西部的绥远省大举进犯。814日和1025日,中国共产党、中华苏维埃、中国工农红军领导人毛泽东先后两次致信国民党绥远省政府主席傅作义先生,申明抗日救亡大义和救亡图存的决心,“红军远涉万里,急驱而前,所求者救中国,所事者抗日寇”,“叨在比邻,愿同仇之共赋”。傅作义在全国人民抗日救亡运动和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下,率部奋起抗战,击退了敌军的进攻,捣毁了伪蒙古军巢穴,先后收复了大庙和百灵庙等地,取得了辉煌胜利,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迅速占领绥远的侵略计划。

  同年115日,在日军授意下,伪蒙古军政府向傅作义发出宣战通电。1115日,唆使“大汉义军“(由河套哥老会龙头王英收编土匪、散兵,拼凑而成的伪军)5000人,进攻绥东之红格尔图(今察右后旗东北),企图占领绥东与绥北百灵庙,然后合攻归绥,一举占领绥远。敌人的进攻,遭到傅作义部队的顽强反击。傅作义和董其武亲临一线指挥,双方激战7昼夜,敌伪死伤千余人后,狼狈溃逃。

  日伪在红格尔图失败后,加强了对百灵庙的防御,日伪军迅速构筑坚固的阵地工事,储运弹药、给养。鉴于百灵庙在国内外的重要政治地位,傅作义决定攻占此地,遂令孙长胜为前敌总指挥,孙兰峰为副总指挥,率领4个团一个营的部队于1123日向百灵庙发动总攻,次日晨占领百灵庙。122日,彻底打退了日伪军的反攻,取得了绥远抗战的胜利。此役毙敌800人,俘敌600人,“大汉义军”副司令雷中田被击毙,促使伪军两个旅在打死日军小浜大佐等29名指挥官后,通电反正。此役中傅作义部队伤亡300余人。

  绥远抗战取得胜利,全国万众欢腾,国内外发来大量贺电、慰问信。毛泽东、朱德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华苏维埃和中国工农红军电贺绥远抗战的胜利,高度赞扬绥远傅作义部队的爱国之举。贺电说:“足下之英勇抗战,为中华民族争一口气,为中国军队争一口气”。全国80多个代表团组织来绥慰问,爱国人士和进步青年组成赴绥战地服务团为抗战将士服务。军界请缨抗敌声浪此起彼伏,文化艺术界代表至归绥、包头、百灵庙慰问演出。平、津各报刊记者趋前专访,专版刊载。全国为绥远部队共捐款300多万元。

绥远抗战的胜利具有重要的军事意义和政治意义。正如天津《大公报》1937115日社论所说:“绥远抗战之役,不仅取得中华民族史上光荣地位,且已作成中华民族史上重要转折点。史迹昭昭,万世不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