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工作

党史工作

红色记忆----牢记初心,服务于民

  • 来源:包头党史网
  • 作者:
  • 日期:2018-06-12


牢记初心,服务于民

 

云广庆口述  武宇斌整理

 

 

图片1.png 

 

人物简介:

云广庆,蒙古族,1942年12月生于内蒙古土默特左旗,1966年9月参加工作,198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包头矿务局一中教师、教导主任、校长,石拐区副区长、区长、书记,青山区委书记;1995年8月,任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1998年8月,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00年4月,任市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2002年12月退休。

 

2017年8月,市委党史办口述史料征访小组在市老干部活动中心采访云广庆同志。云广庆退休后,多年在市延安精神研究会任常务副会长。他衣着朴素,为人谦和,丝毫没有“官架子”。他为我们讲述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悟,希望能对年轻干部们有所启发。

 

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

我的老家在土默特左旗把什乡沙尔沁村,我们那个村是八路军大青山支队抗日游击根据地万家沟的前沿。1938年大青山支队来了以后,经常与日、伪军作战,平时就在山里隐蔽。因为万家沟有支队的指挥部,一出沟口就是我们村,穷凶极恶的日军为了断绝八路军和老百姓的联系,就把我们这个村子全烧了,村里的居民大都投亲靠友去了,直到解放以后才陆续回村里盖房住。

我上学的时候全国已经解放了。我1950年念的小学,1955年上中学,1961年在内蒙古大学数学系学习,当时是5年制的。我们的老师大多数是北大调过来的,当时教我的系主任陈杰后来曾任自治区政协副主席,他就是北大的教授。1966年因为文化大革命开始,毕业分配就停了,我们只能留校待分配,毕业生多数都没有参加什么活动,只是等待着分配工作。

1967年开始毕业分配,当时把我和班上的另一个同学分配到了贺兰山煤炭工业公司内蒙古分公司,分公司总部就在乌达矿务局,我们就去了乌达报到。那个时候乌海比包头的经济社会状况差点,主要经济是靠挖煤,乌达火车站是个平房,沙子都把房子后半部埋住了。不几天包头矿务局派人去要毕业生,那个同学留在了乌达,我就回包头到了石拐。我来包头后以为包头矿务局在东河,去办事处一问说局机关在石拐矿区。所以第二天下午,我就坐上火车、拉着行李去了石拐区,火车五点出发,到了石拐区是晚上七点,天已经黑了,一看灯火辉煌的,感觉这地方还不错。到了第二天白天一看,四周全部是山,山上的灯照到煤矿上,基本建设还不完善,房子很多都是土块垒的。因为我在呼和浩特念了12年书,城市那种生活环境和状况跟乌海、石拐是完全不一样的,乌海除了三道坎的铁路桥算是个景点,其他到处都是戈壁沙漠,一点绿色都没有。石拐还有些植被,但比呼市的环境还是差很多的,心理落差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觉得自己是党和国家培养出来的,无论在什么地方工作,都应该积极地为社会作贡献。

当时正值文革时期,军管会已经开始管制了,我起初是想当工人,下矿井采煤都行,但是局领导说:“我们要你是来教书的,不用去下井。”所以我就去包头矿务局第一中学当老师了。在学校工作了17年,从教师、教导主任,一直当到校长。1983年机构改革,经过市委考核,任命我为石拐区政府副区长分管常务工作。

 

立足本地实际,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在石拐工作期间,石拐区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比较单一,全部依托煤炭,区里头的企业都是些零打碎敲的小厂子,没有什么骨干厂矿,但是因为矿务局当时的税收比较高,石拐区政府是市里四个交税大户之一。改革开放以后,由于我们把精力集中到了发展经济方面,所以从我们这一届任职起,除了每年给市里做贡献,还能从市里争取一些项目回来,把山上的面貌改变一下。原来矿区全是平房,为改善矿区居民的居住条件,我们沿环城建了一些楼房。

但是随着煤炭枯竭,石拐区单靠煤炭生存发展面临着严重的后果,为了改变经济单一结构,我们组织专家调研论证,还请了自治区党委政研室的4位同志到石拐区调查研究,听取意见、进行论证。经过几天调研,讨论出来一个调研报告,建议发展多种经营。在给自治区副主席刘作会做汇报的时候,我把情况说的很严重:“如果不开辟其他产业,石拐区的生存发展就是严重的问题。”在得到自治区、包头市两级党委、政府的支持后,我们就集中精力开发其他产业,区委、区政府共同资助区属的元件厂跑项目,计划引进石墨加工、精密仪器加工、熔断电阻加工等几个项目,其中精密仪器加工是最早落户的项目之一。经过努力,这些项目基本都落地了,有的后来进驻了稀土高新区,熔断电阻、石墨等项目也都投产了。

关于石拐区发展非煤炭产业,我任区长的时候,区委书记是吴玉臣写过类似的文章在内蒙日报上发表过。我在内蒙党校学习时也写过一篇相关的论文,那篇论文得到内蒙党校领导的重视,说我们考察调研得好。

后来乌杰任市长期间搞战略论证,我作为石拐区的代表就石拐未来的发展谈了两点:第一是要发展多种经营,第二是要解决区划问题。当时石拐区管理的范围只有城镇居民居住地,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地皮,就是说山包上的城镇居民归石拐区管,到了山沟里就归郊区国庆乡管,受空间制约要发展很困难。所以,我们在论证的时候向乌杰市长提出了要改变区划,给石拐一些乡镇,创造一些发展空间,后来又跟王凤岐市长要过地。因为80年代郊区管的地方很大,而各邻近的城区面积有限,随着经济发展和城市规模的扩大,城区势必要向周边地区扩展,后来经过各区一致争取,市里终于下决心改变区划,才有了今天市四区和石拐区的地理状况。现在看来这个呼吁是对的,要不然东河区、青山区、昆区都没有发展的地理空间。郊区(现九原区)虽然被划走了很多乡镇,但这个过程中还涉及到扶贫和建设美丽乡村的问题,如果区划不改变,工作都压到郊区身上,这个负担太重了,光靠郊区承担不了那么多的乡镇。现在这个区划问题一解决,市里将扶贫、美丽乡村建设的任务分散到各个区里,郊区的压力也小了,这是给后来包头市的整体发展带来的好处。

1993年5月,我到青山区任区委书记。当时从自治区到市委市政府主抓发展县城经济就是大办乡街企业,所以我和区里的同志们齐心协力,考察、引进、开发乡街企业,还制定了奖励办法。当时,乡街企业需要发展空间,赶上部队大裁军,驻包部队在110国道北边一片地,经过与军分区和市领导协商,我们从部队租用了这片土地,安排青山区的街道企业发展。后来因为区划重新变更,青山区有了发展空间,所以之后的领导紧跟自治区党委、市委的部署开发出了装备工业园区,昆区、东河也一样,区域扩展之后,产业园区的建设发展就有空间了,这相应的发展问题也就就好解决了。经济建设方面,我们经常请市里各委办局和一、二机厂领导座谈,群策群力讨论青山区经济发展措施,动脑筋、想办法解决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推动经济发展上新台阶。

从城市建设的角度看,现在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青山区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部分都是平房,就是一机厂、二机厂,还有电力系统有些楼房。后来在城市建设改造的过程中,把城区的平房基本上都拆没了,而且向东面扩展了很大的地盘。这是青山区的变化,昆区就更不用说,向南已经和沼潭车站连上了,东河也一样,现在新都市区再一发展,包头整体连片发展起来了。这就说明规划做得好,各级领导都按规划办事,不管谁当领导都严格遵照规划执行,才有了包头现在的样子,因为城市发展规划坚持不好就容易造成损失。我们包头现在公园广场很多,如果没有空出那些地,奥林匹克公园不可能建,城中草原赛罕塔拉也不可能有。

 

牢记为民服务初心

包头矿务局伤残人员多,上访人员多。所以布赫主席在1987年元旦来包头调研视察期间,专门安排到石拐区看望、慰问煤炭工人和煤炭战线上的劳动模范。当时,煤矿工人很感动,这说明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和市委主要领导对煤矿工人们很重视。之后,我们区里按照两级党委的安排部署,每年在走访、慰问困难群众(不单单是重大节假日)的过程中,都要体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有什么难题都想办法帮助解决,就业问题也帮着呼吁。市里也很关照他们,许多工厂都帮忙安排煤矿工人子女就业。石拐区的小企业生产不景气,为了帮助企业“起死回生”,区委、区政府请专家、找技术、筹资金,竭尽全力帮扶这些企业,好让工人有活干、有收入,安定生活。

在青山区,我们特别重视教育事业。经过调研,我了解到许多小学、中学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那时的教室是以平房为主,冬天学生们还得生火炉子,太小的学生不会生火,得家长去帮忙,烧煤取暖还存在很多安全隐患,这个状况不改善不行。所以我们研究决定每年要从财政预算中安排一部分资金,至少给一所学校建楼房、通暖气。同时,在教学质量上随时督促各个学校认真抓好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青山区是第一家通过自治区义务教育验收的地区,得到了自治区的表彰,我参加了那个表彰会。

我来青山区工作的时候,家还在石拐区,就先在办公室住着,所以每天早上起来去附近的学校转一转,看看学校的基本情况,碰见老师了就聊聊天、督促一下,也去文化路和向阳市场看一看,督促他们加强公共环境卫生管理。因为在我之前巴雅尔任书记的时候,青山区就是全国爱国卫生先进单位,还在九星大楼转盘竖过一个雕像,所以在我的手里绝对不能落伍。

一、二机厂和二〇二厂在青山区有大批家属,当时军品不纳税,人员管理却都是区里负责。但是人家的行政级别比我们高,文革前一、二机厂都是副部级,文革后才降成地级,不过区里和这些大企业的关系都处理的比较好。因为当时是企业包揽一切,叫“企业办社会”,除了组织生产以外,上学、医疗、住房全部管。改革开放以后,中央要求大型企业把社会职能剥离出来交给地方,所以一、二机厂和二〇二厂的中学、医院等都要归地方管理。这需要有个过渡,因为地方财力有限,一下接收这么多单位和人员,既承担经费又承担职工工资,这些资金一下子来不了,所以区里和这些大企业签了过渡协议。

我到法院工作以后,主张人民内部矛盾应该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办法解决,凡是来访的必须认真接待,不能把他们拒之门外。那时不管下班还是平时,只要来上访我都尽量接待,有时候在办公室,有时我们就坐在外面的台阶上说。不能因为老百姓来反映点事情,就认为他是坏人,对他横眉冷对或者撵走。同时,我还主张加强法官队伍的建设,严厉杜绝吃拿卡要等现象。

后来因为年龄偏大,我被调去人大,期间去额济纳旗参与“三讲”教育巡视,之后又被调往政协。到了政协主要工作是反映社情民意,抓政协队伍的建设,培养政协委员的参政议政能力,还组织过两次调研。分别是是生态建设调研和稀土资源开发利用。

这么多年的工作经历,我的体会是:党员领导干部千万不能忘了老百姓,忘了老百姓共产党就没根了。我们始终坚持着自己要和老百姓亲近,不能因为当了领导就脱离群众,老百姓的困难和合理诉求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解决。

还有一点体会就是:党的建设必须抓紧、从严,绝对不能因为经济建设发展了把党的建设放松。我在石拐区、青山区时候,党建在全市都是名列前茅的,党建工作从不放松。这其中,首先是领导必须带头严格要求自己,领导是表率,领导班子做好了,后面的事都好办。第二是要发挥班子的整体作用,班子每一个成员的责任心都要强。现在提倡“一岗双责”,领导既是干部,又是党员,必须得既关心分管的单位和业务工作,又要关心党建工作,不只要抓好业务,要争取全面丰收,党建抓好了所有事都好办。我不管走到哪里都把班子团结放到第一位,多开展谈心谈话,有毛病及时指出,不能算总账,如果问题积累的多了、算总账那是组织的损失,也是对同志的伤害。

 

我个人的事没必要多说,主要是集体的功劳。在工作中党组织给予我很多关怀,我也得到了不少荣誉。1994年,我获得“全国百名优秀人民公仆”,这在《人民日报》上登过。1995年7月1日,我获得了“全国百名优秀县(市)委书记”的荣誉,在北京参加了表彰会,受到了江泽民总书记的接见。所以,脚踏实地地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让群众满意、让组织放心,其他的事情其实是水到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