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工作

党史工作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包头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

  • 来源:包头晚报
  • 作者:
  • 日期:2018-09-06


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包头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东北三省和内蒙古东部地区。紧接着以绥察为中心,策划内蒙古“独立”“自治”运动,扶植伪蒙政权,煽动蒙古王公上层叛国投日,绥远、包头成为日本侵略的重点之一。在国土沦丧、民族危亡的关头,中国共产党领导包头地区的各族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


 


无标题1.png

王若飞

 

抗日救亡,商民同忾

1931年9月22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事变的决定》,号召全国人民武装抗日。1932年9月15日,中共内蒙古特委发表《为纪念九一八一周年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进攻热河,告蒙汉劳动人民书》,号召团结全国各民族,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1931年,王若飞作为中共西北特委书记回国,10月份到达包头,落脚在泰安客栈,他与包头的党组织取得联系,并与乌兰夫同志一起商讨建立和发展包头地区党和革命群众组织,领导包头的抗日救亡运动。“九一八”事变后,王若飞根据形势的变化,将工作任务转化为号召和发动群众起来抗日救国。他撰写了《内蒙平民革命党宣言》,在他的提议下,乌兰夫起草了《告土默特全旗蒙民书》,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号召蒙汉团结,共同抗日。包头有一支由蒙古族组成的地方武装——“老一团”,由于党的长期工作,“老一团”很多人是倾向革命和同情共产党的,乌兰夫、吉雅泰、奎璧、李森、贾力更等蒙古族共产党员在这里秘密开展党的地下斗争,召开过“老一团”内的骨干分子会议,掩护了不少革命同志,发展了一批地下党员。王若飞、乌兰夫等还组织领导抗租抗税斗争,开展的“反锅厘税”斗争取得胜利,同时“农民协会”也活跃起来,包头地区群众的抗日情绪日益高涨。

1933年2月,中共绥远中心县委成立,杜如薪任书记,马麟负责组织工作,苏谦益负责宣传工作,绥远反帝大同盟作为党的外围组织,利用绥远反帝大同盟公开开展工作。1932年,杜如薪、苏谦益等创办《血腥》刊物,宣传抗日。在绥远反帝大同盟的领导下,组织了“抗日救国会”和“绥远剧社”,5、6月间由李佩衡、于伶、邸力等率领的“北平文化总同盟”话剧团到绥公演,宣传抗日,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不抵抗政策。抗日救亡活动从学校发展到工厂,从绥远发展到包头、固阳,并在包头、固阳建立了反帝大同盟的活动点,发展了部分盟员,扩大了党在包头地区的影响。在包头设立的绥远省省立二中(今包头市第一中学)的学生自治会创办了《炸弹》刊物。温泽普、席俊、罗温如等热血青年撰写抗日反蒋文章。其间,十几所学校组织了抗日救亡游行示威。包头广恒西皮毛店经理董世昌、复盛公钱行经理乔晋德等商业界人士为东北义勇军马占山部队捐献了白茬皮袄及钱财,并组织慰问团送往前线。


 


无标题1.png


铁路工人罢工处 (火车站东官房)



1536198332480191.png


百灵庙抗日武装暴动纪念碑

 

合内御外,团结抗敌

1933年8月初,中共绥远特委成立,设在东河区东门大街十二号院内,刘仁任特委书记,吉合任组织部长,梁一鸣任宣传部长。特委成立后,刘仁同志抓住四十一军在包头停留的机会,重点开展兵运工作,策划部队起义,为革命组织武装力量;吉合同志负责农运工作,重点是蒙古族聚居的农村,他深入土默特旗的十几个村子,向牧民宣传“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推翻王公贵族,争取人类解放”的道理,特委在土默特旗建立了党的地下组织,发展了五六个活动点;梁一鸣同志负责以包头火车站为中心,发动、组织和领导铁路工人的斗争。党中央也十分关怀绥蒙地区的革命斗争,提出了“蒙汉被压迫阶级联合起来”的战斗口号,特委注重宣传党的民族政策,揭露民族上层分子投靠国民党、勾结日本出卖民族利益的罪行。特委在包头坚持地下斗争两年之久。后来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特委撤离包头,有的同志隐蔽在农村,有的隐蔽在“老一团”,为唤起蒙汉人民抗日救亡的觉醒意识奠定了基础。

1935年12月20日,毛泽东同志发表了《对内蒙古人民宣言》,指出:“蒙古民族以及内蒙古各民族面临着或是民族灭亡、或是民族解放的两条道路;内蒙古人民只有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和红军共同奋斗,才能打败日本侵略者,保卫内蒙古,实现民族解放。”1936年6月,党中央在陕北定边成立了中国共产党蒙古工作委员会,不久又先后在伊克昭盟南部建立了几个工作委员会,专门发动和组织蒙古民族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和民族解放斗争。

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夕,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实施入侵内蒙古西部的计划。 1936年2月21日,百灵庙蒙政会保安队1000余名官兵,在中共西蒙工委领导、策划和绥远抗日潮流的推动下,由云继先和朱实夫(共产党员)等组织领导,毅然发动武装暴动,反对德王与日本侵略者勾结策划组织“蒙古军总司令部”的阴谋活动。他们首先占领蒙政会稽查处,处决负隅顽抗的反动分子;打开警备室,释放囚徒;打开军械库,武装暴动部队;捣毁电台,切断蒙政会与外界的联系;争取蒙政会文职人员,扩大暴动力量。次日凌晨,暴动队伍从百灵庙出发,踏着乌兰察布草原上的皑皑白雪,冒着严冬寒风向归绥方向转移。25日,云继先等人向国民党发出通电,表达了反对德王投日,主张抗日的爱国立场。随后,国民党绥远当局将暴动队伍改编为蒙旗保安总队,云继先任总队长,朱实夫任副总队长。不久,马占山又将其改编为蒙旗独立混成旅,驻守包头。百灵庙暴动举起了内蒙古地区爱国抗日的义旗,使日本征服“满蒙”的罪恶行径遭受到沉重打击。后在1937年10月,日军和伪蒙军进犯归绥,唯有蒙旗独立混成旅从驻地固阳县星驰至归绥南郊,与日军、伪蒙军激战一昼夜,阻敌进犯。



力战到底,举国声援

1936年秋,日本策动、指挥伪蒙军向绥远省大举进犯,绥远省主席傅作义在全国人民抗日救亡运动和党的抗日民主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下,发动了著名的绥远抗战。绥远抗战包括红格尔图战役、收复百灵庙战役和大庙战役。当时在急速变化的政治形势下,百灵庙成为蒙古族王公、国民党和日本竞逐之地。11月23日晚,傅作义令三十五军一部向百灵庙伪蒙军发起攻击,经过9小时的激战,伪蒙军伤亡惨重,被迫于24日凌晨撤出百灵庙,百灵庙得以收复。绥远抗战胜利的消息传出后,全国人民无不为之欢欣鼓舞,很快掀起了一场援绥运动。各地报纸纷纷刊发号外,发起了援绥抗日活动。12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绥远抗战的通电》,要求南京政府“调集大军增援晋绥前线”,“开展人民抗日救亡运动”,“号召全国人民自动组织各种救国团体与武装力量,援助现在绥远坚决斗争的英雄将士……为保卫晋绥,保卫华北,保卫中国而血战到底”。毛泽东主席派南汉宸携款率慰问团,向抗日将士赠送了“为国御侮”的锦旗,毛泽东称绥远抗战为“全国抗战之先声”。1936年10月,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北平总部的郑天翔来绥,在进步青年中秘密活动,宣传抗日救亡,组建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绥远部队”,在各学校的进步老师中发展队员,积极宣传抗日主张。后又组建了“绥远牺牲救国同盟会”和“绥远学生联合会”“绥远文艺界抗救协会”等抗日团体,开展募捐活动,支援前线抗战,参加招待和安排各地来绥慰问的团体和进步人士,不断扩大抗日救亡阵线。北平学联发起“万件皮衣运动”,全国救国会发出捐献“一日所得”援绥的号召,各地妇联发动组织“为绥远抗日将士织毛衣、织手套、赶制棉衣”的热潮。各阶层、广大民众捐款达500余万元。由电影明星陈波儿带领的“上海妇女儿童前线慰问团”,带着两千斤咸菜、两大包药品、一百箱香烟,慰问了大庙、百灵庙的驻军。绥远抗战胜利激励了全国人民奋起抗日的斗志,推动了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

从“九一八”到“七七事变”,包头地区蒙汉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奋起抗击,共驱强敌,燃起了抗日救亡的烽火,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阻滞了日本的侵略进程,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


包头市委党史办副主任 于锦绣